凭灯望川

亲爱的剑圣大大生快快快!!!

不擅水粉,有所借鉴。也是很冒险了

【少天生贺】太阳的光芒

少天生贺
魏老大视角
无cp向
爱烦烦
第一次写勿喷

房间内弥漫着浓浓的烟草味,阳光在浅色的烟中漏到地上,随着缭绕的烟雾变换着光斑的形状。窗前魏琛叼着烟,盯着手机屏幕已经许久,眼中神色不清,却除了手指在的滑动浏览外再没有其他动作。

手机小小的空间早已被各种给黄少天的生日祝福刷屏,粉丝们也真的热情,从一周前刷到现在,给寿星的祝贺从来没间断。

今年已经第十三赛季,荣耀联盟发展可以说突飞猛进,越来越多的年轻身影活跃在赛场上。像黄少天这样的选手,已经没剩几个了。二十七岁,早该退役回到平凡生活去的年纪,他却依然坚持着。尽管搭档喻文州已经离开联盟两年,黄少天从没有过退意,对冠军的渴望执着如初,一往直前。

魏琛猛吸一口烟,随机将它掐灭在烟灰缸,随手将手机搁在桌上,抬首有些怔怔地看着窗檐下透过余烟倾下的阳光。

九年了啊。

从那小子进入联盟起,到现在,已经九年了。

魏琛轻不可觉地叹了口气,看着清晰的光线逐渐恍惚,柔和的,清凉的,像是回到了那个少年来到蓝雨的第一个夏天。

蓝雨最初的地点,不过是街边土屋几个打通的小小的房间。夏日的风闷热,阳光无力却灼人,风扇吱呀吱呀地慢慢转动,几张桌前的鼠标键盘的敲击声似乎是唯一凉爽的来源。

黄少天从一开始就很夺目。在训练营里的孩子们中,无论是操作,战时意识,还是对机会的把握,他都称得上是最出色的。那个时候,他和魏琛还时不时切磋几把,一张嘴整天喋喋不休“老鬼老鬼”的叫着,两人常常光着膀子就穿一条裤衩,一打就是一个白昼。

黄少天的光芒确实太过耀眼,在那个夏天,总是咧着嘴大笑叨叨的少年,就像太阳一样。几乎占据所有人的眼球。

太耀眼的黄少天很容易掩盖了其他人的光,以至于魏琛最后被一个十几岁的,总是沉默着的少年打败。连败三局,被一个不被任何人看好,他连名字都记不清的少年。

那时他就隐隐感觉到,这两个小家伙,将会带着整个蓝雨,走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魏琛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被击败,更没想到自己会退役。最没想到的,却是退役送别那天,他第一次看到一直以来宛如太阳般的黄少天,揪着他的袖子,红着眼圈,嘶哑着颤抖得泣不成声。

他犹记得那天黄少天剧烈颤着肩膀,泪水几乎糊了整张脸也不肯承认,最后转身跑开,不愿意面对和他的告别。

后来从别人口中得知,他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黄少天犹如被抹去了光华一般,总是黯然地沉默。

魏琛当然心有不甘。他希望能和蓝雨拿下一个又一个冠军,希望自己付出了所有的心血和青春的蓝雨,能赢得他们梦寐以求的荣耀。

他也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晚生几年,以致无法和他们并肩作战。最后离开,其实不是因为败在后辈手下,而是因为他从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上,看到了蓝雨的未来。

“真不想走啊。不过啊,是时候该给年轻人让路了。”

那时候,魏琛坚信,蓝雨终将夺冠。在不久的将来。

第六赛季,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驰骋赛场。剑气纵横,暗光随行,蓝雨战队的剑与诅咒直指冠军,在给予他们的呐喊与感动的欢呼声中,举起他们荣耀的奖杯 。

当时魏琛像疯了一样地在电脑前鼓掌,大叫着起身抱着相框转了好几圈,连抽了三根烟,还想着要不要去楼下跑几圈才能镇定点。就在他回味着蓝雨给对手那帅气的最后一击时,电话叮叮叮地响起。魏琛又吸了一口烟,接通备注“小毛孩”的来电,电话那边很是嘈杂,但处处透着欢喜。喻文州向来平稳的音色也有了些许起伏:
“前辈…”“老鬼老鬼你看到没有?我们拿冠军了!!!冠军冠军冠军啊!!!我就说了蓝雨一定会夺冠的,这可气死王杰希那个家伙了,你是没看到那家伙两只眼都气得一样大了还在笑哈哈哈!!!还有叶秋啊,上次他居然说要是蓝雨夺冠就喝啤酒十瓶,这次他死定了。欸我说等会我们要集体去后门小饭馆撸串,你来不来?我跟你讲啊老鬼大家都挺想你的,这次你就来吧来吧,顺便让你仔细看看奖杯什么样……”

一大串话倏地贯进魏琛耳中,如此熟悉。魏琛倒是第一次觉得这个小话唠不烦人,一种难诉的温暖浓浓地糊在心头。他当即答应下来,兴冲冲地骑着单车扑向蓝雨。曾经破破烂烂的小场所,到眼前这样可以说得上奢华的建筑,蓝雨被灌注了多少心血,获得了多少荣耀,魏琛心里又是一阵感慨。

那一天晚上,大家兴高采烈地谈论赛事,激动到甚至都喝了点酒。黄少天的嘴从见到魏琛起就没停过,叽叽呱呱的劲儿仿佛回到了从前。到最后深夜不得不分开时,有了点醉意的黄少天趴在魏琛肩上,语气中不再是席间的欢快健谈,略有些叹息般,
“老鬼你看,我们撑得起蓝雨的,你尽管放心吧。”

放心吧。

他竟是知道,知道魏琛的离去不是因为他对自己缺乏了的信心,知道他不过是为了给他们更大的空间成长,知道他这几年来对蓝雨的爱始终坚定,就像每一个粉丝对自家战队的情感,此外还有他作为曾经的队长,对自己后辈最最深切真挚的关怀。

那次魏琛感动得差点掉下眼泪,于是立刻大爆手速把有点醉的黄少天推给喻文州,又摸出一根烟点上,把自己布着胡碴的脸隐到烟后,装作“不带走一片云彩”般的潇洒就挥挥手转身离去 。

现在的联盟,是这些年轻人的天下啊。魏琛离开的路上想着。他从来不后悔遇到荣耀,他最自豪的事就是创立蓝雨,而他最引以为傲的弟子,就是黄少天。如今,他最得意的弟子领着他的青春热血,在荣耀中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下。黄少天曾经扬言要赢过他,现在在某种程度上,确确实实已经做到了。

但是…魏琛有些无奈地苦笑。唯一遗憾的是,他自己,却是再没有办法,像当初一样,为了理想拼尽全力了吧。

直到后来,兴欣给了他这个机会。当魏琛重新站在赛场上,却面对着他曾经奉献了所有热血的蓝雨,把它视作一定要打倒的目标,他心中不免犹豫酸涩。

要他打倒他曾经一手创建起的荣耀 。

可是…魏琛搭在键盘上的手紧了紧。他们这支新队,从挑战赛以来,遇到过嘉世,叶修却也不曾长情,而是狠狠地将他缔造的王朝踩在脚下。

况且如果他有意相让,那小子也一定会生气吧。

终于,在屏幕上弹出大大的“荣耀”,他们站到台上,他这才又看到了那个小伙子。不比当年,现在的黄少天成熟了很多,意气风发,尽管输了比赛,但魏琛并没有看到他眼中的低落,有的只是满满的不甘与渴求,仿佛蓄势待发,已经准备好在下一次将对手击败。

不愧是老夫带出来的孩子啊!那时魏琛如此想着。

这才是黄少天啊!不是当年那个莽撞的小毛孩,要他一遍遍地指导才有所提升。如今他已经能独当一面,在赛场上能狠狠地压迫对手,是蓝雨战队的王牌选手。魏琛清楚地知道,自己再也不能也不再可能把他当作一个孩子看待。无论成败,黄少天是所有人必须重视也必须敬佩的对手 !

夜雨声烦的冰雨或许可以一直在荣耀里击杀对手,蓝雨的名号也会长久地屹立在联盟中。但黄少天这个名字,绝不可能一直被人们记住。

现在,就到了他离开的时候了。

魏琛默默地又点上一根烟,手边的手机亮起的屏幕上,在一波波生日祝福的页面里,被官方置顶的,赫然是黄少天宣布退役的消息。

当初的两个小孩子成长起来,得到了想要的东西,最后离开。听起来多么平凡的事,魏琛如此想着,心却像是被狠狠揪了似的疼痛。

或许当夜雨声烦再次被操作着华丽击败对手,夺得冠军时,人们就不会再因为黄少天一个人的离去而悲伤。

或许再过几年,老选手们都退役,新一代的年轻活力被注入联盟,不会再有人记得,曾经“剑圣”这个称号,只是黄少天一人的独属。

或许…当很多年以后,人们想追溯荣耀的开始,也只是在荣耀史上简单地记上“黄少天”这个名字。可那些人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,黄少天是多么出色的职业选手,他手下操作着的夜雨声烦是多么地所向披靡。“剑圣”这个称号,只属于他们。

那些人更不会知道,黄少天其实是多么好的一个人,虽然有点话唠有时候真的烦到想打他,但他咧着嘴笑的时候微微眯着眼,露出白白的小虎牙,嘴角的弧度那么好看,温暖得像是要融化在阳光里…

不,黄少天他自己,本来就是小太阳啊!

就算退役了,他也能继续发光发热。荣耀,本来就是世人们渴望的。而争夺荣耀,是他散发出最耀眼光芒的时刻。

魏琛抬手,又拿起手机。屏幕上被定格的夜雨声烦手腕转合,冰雨的冷光映在他的脸上,眼眸中沉稳冷静,像是随时准备向目标致命一击。而嘴边漾开的却是熟悉的一抹弧度。魏琛一眼看出,那是黄少天的笑容。

魏琛就这样静静地举着烟,看着手机里的角色。待这支烟燃尽,他手指几个敲击,拨出一串电话。

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,那边很是嘈杂,人应该说是非常多了。魏琛一怔,想起第六赛季蓝雨夺冠的那个晚上。

“喂?老鬼什么事啊?记者太多了刚送走一波又来一波。欸你等等啊这边太吵了我到休息室去。”

等到黄少天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时,魏琛张口,却也只有这个动作,他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对这个少年,他实在有太多太多话想说,可是不知从何说起,又怕自己太过矫情,反而被嘲笑一番。

“出来撸串不?”到最后魏琛只是吐出这么一句话,别扭得连他自己都想打脸。

黄少天愣了一下,也是继续叨叨着:“老鬼你良心呢?我都退役了你就约我出来撸串?连队长…啊呸,连文州都给我送送礼表示一下什么的,你到底是有多随便啊?”嘲讽了一通,也难得魏琛没有回话,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,这才继续嘟囔:“现在小卢那小屁孩副队当得也挺像模像样的,过段时间接任队长应该也没什么问题。我跟你讲小卢这孩子很有天赋啊,之前夜雨借他玩了几次都挺好。”电话里又是一顿,“蓝雨交给他们没问题了,老鬼你就放心吧。”

魏琛愣住了。又是这句让他放心。尽管他后来加入兴欣,但他心底里最深厚的感情,都在当初年轻时给了蓝雨。这些他一手带大的少年,在荣耀中战了这么多年,多少荣光加身,如今陆续离开。而这个荣耀中被誉为“剑圣”的小伙,此刻不是为自己退役不能再在赛场上拼搏而伤感,而是在看到了蓝雨的希望后,让他这个已经离开许久的老队长放心。

就像当初他看到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光芒后退役一样。或许,那个黄少天,真的已经长大了啊。

魏琛不会说的是,他怀念联盟初期带着蓝雨冲锋陷阵的日子,尤其怀念的是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光。那时候联盟刚开始发展,一切都不成熟,没那么多商业算计,他们只要每天打打游戏就是最开心的事。

而在蓝雨训练营,这个充盈过成功,也承受过失败的地方,他看到了蓝雨的未来。黄少天的笑容,在每一天都那么耀眼又温暖。此刻想起,魏琛鼻尖居然酸涩起来。

“老鬼你是不知道啊,现在的年轻人都走得那么快,稍不留神就被甩开一大截了。虽然真的挺不想走的,但他们脚程快,关键是还年轻,还有那么多时间,咱被超过了就追不上了啊。”

虽然如此说着,黄少天语气中的欣慰与轻松还是很明显。这个小太阳从学会收敛光芒配合团队,到现在为更年轻的一代让路,魏琛终于忍不住落下眼泪。

感谢黄少天,愿意为了蓝雨而成长。





私设老叶竞技场用逐烟霞打绕岸垂杨
脸涂涂改改的有点毁(ノ⊙▽⊙)ノ┻━┻